分节阅读_21

上一章:分节阅读_20 下一章:分节阅读_22

努力加载中...

她在心里给甄可人道了个歉,特别时候,只能让可人姐背背锅了。嘴酷爱更XING,靶迩私舞迩冧凛灸

焦长亭咳了一声清清嗓子,开口说道:“你好,请上前来抽一个情景试镜。”

焦长亭连忙安抚他道:“你急什么?我也觉得很不错,不是想更慎重些吗?有咱们的名头在这,这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?行歌你不是认识她吗?你说是不是!”

焦长亭啧了声,侧过头对戚行歌说道:“还是你学妹呢?一下就抽到了最难的一题。”

黎葭轻声应下,朝后退了几步,她抽到的B卡片另一面写的是秋娘对司令下杀手的那场,也是秋娘自杀的一场戏。

李袁东看着笑呵呵的,脾气却比谁都急,当即让戚行歌去问问。

戚行歌:能和媳妇谈情说爱的任何时候,机会,是自己创造的!(握拳)

黎葭屈膝跪坐在地上,垂着眸子,唇角微微扬起,一手虚抬似在托稳酒壶,一手缓缓倾倒,往几上的酒杯中斟酒,柔声说道:“大帅如此着怒又是何必,这种人杀了不就是了。”

她嗓音轻柔,如黄鹂婉转,又似一弯月亮落入湖中,流进酒里,舒缓着人的心神,若用这嗓子来唱歌,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风情。

酒杯被对面的人接过,放在手中,笑着与秋娘说着亲昵的话,秋娘听着不时抬手掩住唇角的笑,也遮住可能泄露的情绪,眼睫弯弯,眸中笑意却看不分明。

她眸子微颤,似想起许多年前的旧事,语气有些感慨,但只说了这么一句便停了,仿佛怕自己好不容易下的决心终究要功亏一篑。

她相信黎葭。

在他的面前的桌上扣着ABC三张卡片,黎葭走上前去,抽出A的那一张,焦长亭侧头与坐在他右边的男子对视一眼,再看向黎葭,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有两分钟进行准备,然后进行表演。”

第14章

大帅笑着将桌上另一杯酒杯递给她,英俊的眉眼舒展开来,“我敬秋娘一杯。”

秋娘手上两杯酒斟好,将酒壶放回一旁,闻言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,一双凝眸如水,氤氲着汪柔情。

焦长亭回过神来,拍了拍右边还有些失神的编剧李袁东,咳了一声,对站起来的黎葭说道:“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,请耐心等待后面的通知。”

她面上的笑灿烂如春花,缓缓的,缓缓的,也如花一样凋零,迎上对面人死前痛苦惊诧的目光,眸中终于有一滴泪落下,随着她一同如花瓣坠落在地上。

戚行歌点了点头,注视着准备中的黎葭,唇角不自觉的微微翘起。

可人姐:喵喵喵???

戚行歌见这两个长辈这么争,心中美的不行,她媳妇就是这么厉害,她面上迟疑一瞬,说道:“我不确定,黎葭的经纪人好像挺心急的,要不我去问问?”

两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,黎葭将那张卡片还给焦长亭,开口道:“焦导,我准备好了。”

她心知喝下这杯酒是什么结局,却还是展眉一笑,抬眸看向让自己爱了这么多年,又恨了这么多年的男人,笑靥如花,缓缓吐出敬大帅三个字,见对面的人抬手喝下,手腕也微微抬起,一口饮尽。

黎葭点了点头,眼眶还泛着红,睫羽上还带着泪珠,朝焦导这边再鞠了一躬,转身退了出去。

她注视着对面的男人,眼梢微动,清风拂过湖水,漾开个清浅的笑,轻声说道:“大帅怎么为这样的事如此烦心,世间人熙熙攘攘不过都为逐利,商行中人更是如此,又怎么舍得为了金家丢了命?”

秋娘一怔,垂下眸子,遮住一瞬外露的情绪,双手接过,抿唇一笑,“上回大帅给秋娘敬酒还是好久之前了,敬大帅。”

见门重新阖上,李袁东当即开口道:“老焦你这什么意思,这不就是秋娘吗?你还觉得哪里不好?要是让人给跑了怎么办?”

作者有话要说:葱花:请问下戚导,什么时候是特殊时候?

黎葭还未走远,戚行歌几步便赶了上去,正想喊一声叫住黎葭,就见前面那个背影慢慢停了下来,垂着头抬手在眼睛处擦了一下。

焦长亭瞧她这样子,说不定还是她认识的人,但戚行歌也没同他提起,应该也是无意影响他的决定,心下也是熨帖,对黎葭也上了几分心。

从一开始就尝试这样对情绪要求极高的戏,又是无实物表演,对不少演员都是个挑战,焦长亭瞥了眼黎葭的信息,燕影毕业,暂时只参加过一次网剧。

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空旷的房间内一片沉迷,片刻后,响起清脆的掌声,戚行歌目光无法从黎葭身上移开,一颗心像回到上一世遇见黎葭时,为她而起,为她而动,心潮澎湃。

对面的男人恨恨的说道:“还不是金家家主不识时务,竟敢领着商行的人朝我们施压。”

秋娘微微偏过头,颊边现出浅浅红霞,举起桌上的一盏酒杯,递给大帅,嗔道:“等大帅何时娶了我再说这话吧,如今既心情好了,也别枉费了秋娘特意备的酒。”

对面的男人闻言如醍醐灌顶,大笑着向她道谢,“秋娘实在是为夫的贤内助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