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57

上一章:分节阅读_56 下一章:分节阅读_58

努力加载中...

宛歆笑了笑,没有回答她,站起身来,同她们挥了挥手,消失在巷子口,再也没有回来。

宋渺见黎葭神情有些不对,生怕出什么事,连忙喊住她,问道:“葭葭姐,你要去干什么吗?等下我。”

她怕再留在那里,她就要忍不住说出什么更失礼的话了,而且面上的热度也一直压不下去,心头仿佛有个拨浪鼓敲的越来越快,直让她心绪平静不下来。

宛歆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,柔声说道:“姐姐要去做一件必须做的事,你乖乖在家,不要来找姐姐,好吗?”

当晚,她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许久未见的姐姐,宛歆穿着她离开时的那件衣服,只是胸口开了朵血花,慢慢扩散开来。

宋渺见黎葭与戚行歌对戏对的认真,出去帮忙,就见黎葭匆匆朝外头走去,甚至没看到她。

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倒像是一团火,烧的黎葭整个人都热了起来,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“我……我去接杯水。”

黎葭张大了眼睛,眼眶仍有些泛红,但看着戚行歌时,心头那种酸涩却渐渐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像团棉花糖一样塞在胸口甜丝丝的情绪。

秋娘眼眶瞬间红了,凝着一汪泪水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姐姐,你要死了吗?”

许多导演都喜欢能与角色共情的演员,这样的演员自然是很好的,角色的各种感情都到位,甚至能剖出更深层次的情感。

“姐姐要去哪?”秋娘又长了一岁,心思更加细腻敏锐,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问道。

戚行歌从一旁的背包里取出一小袋糖果,一颗一颗都包裹在精美的糖纸中,悄悄放入黎葭的手掌中,将她的手掌屈起握了握。

实在是像个小兔子一样,长长的耳朵毛茸茸的,偏偏一碰就要泛红的像含羞草一样缩起来。

她蜷了蜷手指,指尖触到外头的糖纸,被戚行歌这句话逗的脸都要红了起来,她可爱吗?

但这样的共情却又十分危险,如果不能从角色中抽离出来,很容易被电影中的角色影响,尤其是当接触的角色都是负面的压抑的绝望的时……

宛歆心中已有预感,她将秋娘托付给一个可靠的长辈,换了身衣服,打扮的好好的,同秋娘道别。

黎葭不好意思的抿唇笑了笑,接过戚行歌手中的纸巾,胸口仿佛还留着秋娘方才的情绪,“剧本写的太真实了,秋娘心里藏着太多情绪,我总是不由得被影响。”

在她面前,黎葭只要做自己就好。

但是没关系,戚行歌将黎葭匆匆放在桌上的剧本好好阖上,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就算是缩起来,也是在她手心里,怎么可能会让她真的跑了呢?

她见黎葭小心擦拭着眼尾,一呼一吸,尽量调整着自己的情绪,一颗心又柔软下来,这一辈子,她总会陪着黎葭的。

戚行歌含笑注视着黎葭含羞带怯匆匆离开的背影,面上的笑终于是彻底遮不住了。

宋渺接过热水袋,见黎葭语气淡定,只是脸颊粉扑扑的红,大概是在剧组憋着了,放下心来,点头应下来,“那葭葭姐你早点回来。”

戚行歌从口袋中取出湿巾,抬手小心的在黎葭的眼尾碰了碰,拭去摇摇欲坠的泪珠,轻声笑了笑,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哭鼻子了呢?”

许是太惊讶羞涩,许是被戚行歌这甜丝丝的话迷了心窍,黎葭竟然将这句话轻声问了出来。

最后一个场景,此时秋娘已经成为了海上花,被大帅金屋藏娇,明知对方做的事不对,但却仍渐渐被大帅的真心打动,直到她得知了姐姐身亡的真正凶手……

“姐姐给你糖果吃,别哭了,看着又可怜又可爱。”

共情需要长时间的琢磨,也受演员的天赋影响,许多优秀的演员都有极佳的共情能力。

被宋渺拦下,黎葭十分迅速的找了个借口,将手里的热水袋递给宋渺,说道:“我去那边透透气,不走远,放心,你帮我把这个热水袋给戚导吧。”

然而终究还是有一次被发现了。

而戚行歌坐在原地,收到黎葭小朋友拜托人工送过来的热水袋时,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,哪还有外界传的冷淡不近人情的样子。

戚行歌心中拂过层阴影,上一世黎葭那么早去世,是否也有这共情的一些原因。

黎葭现在只想找个没人的角落缩起来,她怎么将那样羞耻的话真的问了出来,而且学姐居然真的回答了她。

“小秋,以后要听柳姨的话,要乖。”

戚行歌唇角的笑深了些,抬手遮了遮,怕自己笑的太放肆,让黎葭更加害羞的又缩了回去,目光真诚的看着黎葭,倾身过去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很可爱。”

心中只想着一句话,她家媳妇真是太可爱了。

而宛歆似乎感觉不到疼痛,温柔的看着秋娘,唇角带着浅浅的笑,慢慢闭上了眼睛,而秋娘从梦中惊醒,颊边带着泪痕。

两人早已琢磨过许多遍剧本,对台词都十分熟悉,先对了遍台词,便带着情绪整的走了一遍下来,直到结束,两人才从剧中角色中抽离出来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